十月九日 wu-kan

一直想要写下来的一些文字,大概还要从一年多以前说起。

外公

去年八月份,我还在家的时候,外公抱怨腿疼,家里带外公去医院里做检查。等检查结束之后,医生悄悄告诉我们,时日无多了,预计只能坚持到中秋节。我觉得还没有做好突然接受这样亲近的人离开的准备,倒不如说,甚至有些怀疑医生的诊断结果。我看不出外公身体的异样,每天可以正常走动或者是上微信看新闻;听我说在专业分流选择了超算方向的时候,还能和我讨论超算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五月份舅舅家刚添了弟弟,妹妹和我也有在好好的念书;外公刚搬到新家还不到一年,正是没有缺憾的时候。我们没有和外公外婆说真实情况,但是久违的请人来拍了一张全家福。

并不需要瞒住很久,在中秋节前外公真的倒下去了,被送到医院靠点滴维持生命;等到国庆我赶回去的时候,肿瘤已经扩散到了脑中,外公的意识已经进入时常清醒时常模糊的状态;生命在干枯皮肤上的突起血管中肉眼可见的流逝。趁外公清醒的时候,我拿起刚进超算中心拿到的胸牌给外公看。外公盯着我的胸牌看了很久,努力想说些话但是说不出来,最后还是笑了。这让我觉得暑假里做选拔赛有了回报。

十月九号上午,在我返校后外公真的走了。肿瘤已经压迫了脑神经,最后一定没有什么痛苦,因此我并没有特别悲伤或者难过这类心情,毕竟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有了预期,只是感觉心里的牵挂少了一些这样的感觉。

上低音号

病房里面没有稳定的网络,于是在写十二份大作业之余,我也提前缓存了几部番剧,用来度过漫长的时间。由于一个月之后就是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其实我的算法竞赛生涯一共也只有两场重要比赛),我没有追当季新番,而是选择了重温一直想再看一遍的《京吹》。

当我第一次看《吹响吧!上低音号》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太多。但是现在,三年之后,我可以明确地说,这是我就最喜欢的动画,久美子就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是什么引起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为什么动画里个人成长的故事,会与我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在这部视频里,我深入地探讨了《吹响吧!上低音号》是如何改变我的思维方式的,久美子是如何激励我的——那听起来多么温柔!

这段话一样,在我第一次看完《京吹》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它会在日后的一两年里让我这样感同身受。觉得自己很容易满足于拿到的一些奖,就像最开始的久美子一样满足于拿到的废金。我觉得自己这么做只是因为认识厉害的学长们都在这么做,并且他们最后的出路看起来都很不错。我一直逃避去思考,我真的喜欢 CS 专业,真的就喜欢所谓的打代码吗?我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这一切,只是比别人花的精力要多一些,可以作为维持生活的手段。

我反复回看宇治桥上奔跑的久美子,那种想要变得更好的火热决心和不甘心。

想演奏的更好

也许受一两个镜头影响就改变了人生目标之类的感觉很愚蠢,可是我觉得自己真的太需要这种「转念的一瞬间」了。如果世界是完美的话,久美子找到了自己对上低音号的爱,能够朝着自己的目标一直坚持下去。

超算

半年前,终于很勉强地修完三十三个学分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好后面到底要怎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大三下比别的学期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思考一些虚无缥缈的事。于是这半年我开始很严重的失眠,其时间还要超过前二十年来的总和,最严重的两天里一共只睡了六个小时。

最多被我想到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学超算?」依稀记得一年前超算原理的课上,杜总也这么问了我们。当时课堂气氛不是那么沉重,也没有同学真的当场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一开始在专业分流的时候只是觉得「超算」听起来很帅气,而且不用和搞人工智能的那些同学一起卷罢了。既然心里并不喜欢这一切,那我的目标就是找一个小众的方向,学好那些不太容易被代替的技能,让自己能够有时间在生活里做「自己」。

在这期间,也陆续有被字节、腾讯、虎牙、阿里云的人或者一些猎头联系过,但最后我想起一年前去小马智行参观的时候,有向他们的工程师打听过的情况。小马有十几个 IOI 金牌和 WF 冠军,但是重要的工作仍然是需要研究生以上负责的。那么这是我想要的吗?我也不想一直和业务逻辑打交道,总觉得这样下去,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才华」会被慢慢收回去的。

这很矛盾,我也觉得上了大学之后人变矫情了很多。高中时候只需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就完事大吉,努力的同学也只要跑到食堂的书店按顺序成套抱回习题自己做就行了。大学里不管你怎么努力总是会卷进一条又一条的赛道里。绩点低的羡慕绩点高的,没论文的羡慕有论文的,银牌的羡慕金牌的,没实习的羡慕有实习的,小厂 offer 羡慕大厂外企,保本校的羡慕清北复交,而后者则又羡慕能出国的。我想在大一刚上学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一个混吃等死的 five。当然现在我也绝没有把当一个 five 作为人生追求,但是很多时候真的很想直接躺平远离竞争,远离一条又一条的鄙视链。由于显然的原因,今年内卷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台阶,某些学校更是非年级第一简历连初审都过不了,可笑的目标就此放下。自己的节奏也完全被打乱,本来正在准备的 ASC 从寒假拖到了暑假,然后直接在九月份宣布和下一年的合并。功利性的来说,我现在根本不需要参加这些比赛来证明自己了。

比较可笑的是,我认识的能够发出反内卷声音的人都已经卷到了鄙视链的高层,而在另外的人眼里我也是这样的人。除了难得的一些知心朋友之外,大家互相之间都是「对面壁者的微笑」:我怎么知道大佬是不是嘴上反内卷,背地里通宵学习呢?这种情况下,你有多优秀,就有多令人讨厌。

也许我已经被讨厌了,但是现在我只想做我自己,某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学姐你不也只是个高中生吗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装大人」 「装的好像什么都懂,一心认为只有自己是特别的」 「学姐你不也只是个高中生吗!」

参考

配图及部分想法综合了下面的材料,感谢原作者们。